怪味豆Anemos

EC/
铁盾/锤基
微博:糖味的桃子
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文文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狼3Repo(含大量剧透)

Repo for Logan3










Charles·Xavier,我心目中永远的教授,小时候那么富有,对来家里偷吃东西的Raven说你敞开吃,不要紧。到最后,两天以来都没有吃上一顿饭,几天没有好好睡过觉。在别人家寄宿的一天却是他几天以来最安宁的时刻,可他却回想起来他是怎么伤害了其他Xmen,他说他自己配不上这份宁静,可我觉得命运对他真是不公,连逆转未来都不能概念最后的结局。他曾经那么睿智,永远是Xmen导师一样的存在,可现在的他却那么脆弱,每天都需要药物的控制,每天都要控制着自己不去无意识地伤害到别人。曾经被他保护的人类反而来追杀他,曾经世界上最危险的大脑却得了脑退化,老年痴呆,有时连Logan都认不出来了。当年那个小教授,到后来引导所有人的教授,再到现在的Charles。他们在追逐着太阳,曾经离太阳多么近啊,可是一辈子也追不上了。

Logan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他总是想保持平安,不被别人打扰,他所有的目标就是筹钱带Charles走,逃离到公海上去,彻底离开人类,永远也不回来。4万5千加上了那位护士给的2万块,离7万多近啊,他可以带着Charles去买Sun Seeker,远离人类的迫害,永远也不回来了。他多么想逃离Laura的事情,他在亲手埋葬Charless时,又有多么绝望。Laura是了解他的,Logan没有信仰,他不信什么上帝十字架,他的信仰只有Xmen。

Xmen不会消失,不会被忘记,Xmen的精神会永远流传下去。
哪怕是刻意的、人为地去毁灭他们,他们也不会消失。
哪怕Charles不在了、塔利班死了、Logan都感受到了死亡,
还有Laura,还有其他的那些孩子们活下去,去加拿大,带着Xmen去他们的伊甸园,他们的避难所。
太阳出现在地平线上,希望就在远方。
他们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仅此致敬永远的教授、狼叔,以及可爱的小金刚狼Laura

2016年才刚刚入了坑,可惜那时候天启都已经下架了,今天刷到的Logan3带给了我难以磨灭的印象。我觉得X战警系列也是一开始就命运多舛,爹不疼娘不爱,每每在漫威周边店里只找得到各种钢铁侠美国队长,却连一小片地方都没有给过他们。(我知道漫威其实也很尴尬)

悲哀自己追上Xmen脚步时,他们英雄迟暮,劳燕分飞。正式去追的第一部片子已经是最后一部了。幸庆我年纪尚小,未来也许会有更多的好片子等待我去欣赏。

脑洞来自微博的一位很厉害的太太,已经要到了授权,那个太太有很多很多棒棒的图片,想要的去看我微博吧,我不知道这位太太的lof是多少so……
希望大家喜欢诶嘿嘿嘿

结婚了!!!我好激动!!!

冯迈普:

结婚结婚结婚!

【EC】Share A Dance

我的妈呀这车开得真的是太爽了

叁弎:

军官E/交际花C,一言不合就摸鱼。


————————————————————————————————————————————————————————————————


 


***


Erik走进地狱火的时候,气氛正酣。衣着鲜丽的时髦男女们在舞池里不知疲惫地旋转着,飞扬的裙摆带出一阵阵怡人的香风,伴着放肆的红唇和低笑刺激着他的感官。


即使前线战火纷飞,后方的城市里却依旧夜夜笙歌,甚至还有愈发颓靡的倾向。


不论是纸醉金迷的舞女,还是位高权重的显贵,都无法知晓今夜是否会是他们最后的狂欢,因此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选择了纵情声色。


“Erik,这里!”冷漠而英俊的军官抬起头,看到他的同僚正在吧台边向他招手。他整了整衬衫的领口,礼貌地拒绝了一位女士的搭讪,向他的同伴走去。


“你还是老样子,就算板着一张脸也那么受人欢迎。”Azazel在高脚凳上翘着腿,带着点醋意说道。其实这样的嫉妒并无必要,黑发的军官有着同样帅气的面容,只是额头有一道纵向的伤疤,竖直划过了他的眉毛,为他平添了几分不羁的气息。


“一杯龙舌兰。”Erik不理会他向来爱开玩笑的朋友,直截了当地向酒保索酒。


“记在我账上。”Azazel欢快地说,他勾起Erik的脖子,亲昵地摇晃着他的肩膀:“笑一笑,Erik。好不容易从前线调回来,开心一点嘛……看看舞池里那些标志的美人们,不觉得心情很好么?”


Erik接过酒保递来的酒杯,舔掉了杯口的盐粒,然后仰头一饮而尽。他的视线越过玻璃透明的杯底,在整个舞池里扫了一遍,最后落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上。


他的眼神一改方才的冷淡自持,有些热切地盯着那个留着棕色卷发的小个子,盯着他蔚蓝色的眼睛和玫瑰一般的嘴唇,盯着他旋转时柔软的腰肢,和被浅灰色布料所包裹着的、那个形状美好的臀部。


“诶,Charles?……他可不行。”Azazel简直有些敬佩Erik,他总能在一堆东西里一眼就找出最值钱的货色:“Charles可是头狡猾的小狐狸。你别看他笑得一脸纯真,多少人和你一样盯上了他的屁股,结果被他玩弄在掌心还不自知。”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Erik用食指和无名指夹起柠檬片,送到嘴里慢慢嚼着。


“那你尽管去试。”Azazel露出一个有些玩味的笑容:“我已经等不及看你铩羽而归时的表情了。”


“我不会失败的。”Erik淡淡地回答道。


“打个赌吧……如果你失败了,就让你的副官陪我一天如何?”Azazel提议道。


“可以。”Erik回答得很干脆:“我要你从古巴带回来的那些雪茄。”


“一盒?”


“全部。”


“这似乎有点太多了吧?”Azazel有些犹豫,但Erik却已经起身向舞池中心走去。


“准备好你的雪茄吧朋友,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尝尝它们的味道了。”


 


 


***


Charles的脑袋有点发胀,他今晚喝得稍稍多了些,但Salvadore家的大女儿却一直兴致勃勃地拉着他的手臂,邀他跳舞。看在她父兄的职位上,Charles并没有推开她,而是含笑在舞池里与她转着圈,尽力去夸赞她颈间的宝石和害羞的笑容。


但他实在是有些不舒服了,那些往日习以为常的胭脂香粉熏得他头晕目眩,以至于不小心踏错了一个节拍,差一点踩到了舞伴的裙摆。而那个素来重视形象的淑女惊呼了一声,一把把他推开,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


Charles被推得一个趔趄,向后栽倒过去。若是清醒的时候,他大概会及时地稳住身体,再彬彬有礼地向姑娘致歉,用听起来无比真挚的甜言蜜语哄得她们再度展颜。但今天,他不知怎么的有点倦了,任凭地心的引力牵扯着自己向下坠落。


可是他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摔在地上,磕到自己的脑袋。他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拖住了后腰,然后被拉了起来,顺势落在了一个同样温热的怀抱里。


“我还在想着怎样才能与你跳一支舞,结果你就这么送上门来了。”


Charles有些意外地抬起头,迅速地扫了眼他的“救星”,在分辨出男人肩章所代表的军衔时,也看清了他浅色睫毛下的灰绿色虹膜,闻到了若有似无的烟草气息。


“抱歉,刚才真是失礼了,我是Charles Xavier。”Charles弯起嘴角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羞涩微笑,暗自祈祷还来得及挽回形象:“我该怎么报答你呢,尊敬的长官?”


“叫我Erik就好。”Erik笑着说:“如果你真的有心的话,不妨与我跳一支舞吧。”


他送开了搂着Charles的手,但指尖却暧昧地一路滑过他的腰线和手臂,最后握住了他的手指,抬起来在手背上轻轻一吻。


“什么?”Charles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故意微微嘟起了嘴唇好让语气显得如同撒娇一般:“可是我不会跳女步。”


“没关系。”Erik侧过身,仿佛不经意似得挡住了Charles之前的那个舞伴。他不由分手地拉着Charles的手让他与自己一同回到舞池:“你跟着我的步子就好了。”


真麻烦。


Charles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然后又赶忙换上了一副乖巧的样子,有些笨拙地低下头,尝试跟上男人的节奏。


殊不知这个细微的表情落在了Erik的眼里,又为他加深了几分嘴角的笑意。


真有趣。


 


 


***


从来没有一支舞显得如此漫长。


Charles起初还试着较为认真地投入舞曲之中,但是很快,那双比酒醉的不适更让人恼火的手掌就开始在他的身上游荡,好几次漫不经心地掠过他脊背的曲线,甚至过分轻佻地落在他腰间揉捏。


Charles挑起眼角去瞪那个无礼的军官,但对方却冲他不以为意地笑着,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于是Charles开始故意踏错步伐,在他手掌不老实的时候就往他的皮鞋上来一脚,然后装出慌乱的样子腼腆地道歉。


如此数回之后,他把那双擦得澄亮的皮鞋蹂躏得灰扑扑的。可令人沮丧的是,对方似乎并不在意,从他低哑的笑声上来看,Charles甚至觉得他是在享受这一切的。


当那首折磨人的曲子终于停下来之后,Charles在心底悄悄地舒了一口气,他眨巴着眼睛,无辜地拒绝了对方继续下一支舞的邀请:“抱歉……我实在跳不来女步。”


“没关系。”Erik回以同样的微笑:“那我们去那边的露台透透气吧,你看如何?”


我看一点儿也不好。


Charles恨得牙痒痒,但他却只能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由着那人牵着他往灯火阑珊的角落走去。


路过吧台的时候有人对着他们吹起了口哨,Charles回过头,看到一个跟Erik差不多打扮的军官笑眯眯地冲他们举起了酒杯。


他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赌注是什么?”他拉住Erik,问他。


“什么?”Erik回过头,略微疑惑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你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得了吧,长官。”Charles有些厌烦地说:“所以……赌注是什么?”


“一箱雪茄。”Erik回答道:“古巴产的上等货色。”


他看到Charles的眼睛亮了起来,折射出精心雕琢的水晶也无法比拟的光彩,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


而那双眼睛的主人毫不在意他充满侵略意味的目光,甚至还肆无忌惮地舔了舔嘴唇,追问道:“那么,赌约呢?”


Erik垂下头看着他被水色浸润的唇瓣,不禁伸出修长的手指去抚摸,那触感柔软得像是春日清晨带着露水的玫瑰花枝。


“我们赌……我能让你给我口一发。”他哑着声说。


Charles以一种“我就知道”的眼神看着他,这多少让他想起了面前这人的身份,有些微怒地掐紧了他下巴上白皙的软肉。


但Charles很快就拍开了他的手。


“……我要分一半。”少年抬起头来,神色淡然地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完全不相关的事情。


 


 


***


→ 点我←


 


***


“一切顺利?”Moira有些担忧地问。


她是柏林一个小有名气的烟草商,也是Charles那些烧钱爱好的供货商之一。


名义上的。


“顺利。”Charles打了个呵欠,随意地撩了下散落的额发,将它们别到了耳后。这个动作露出了他睡袍下不曾遮掩的一些痕迹,Moira敏锐地发现了它们,然后视线就胶着在了上面。


“Charles……”她有些艰难地说:“这次真的是难为你了,如果我们还有别的选择,我肯定不会……”


“Moira。”Charles挥挥手打断了她:“没事的。事实上,作为一个gay,我觉得这次行动的对象挺性感的,至少不是什么脑满肠肥的老头。”


他打开了手边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了一根雪茄,放在嘴里叼着。


“劳驾,借个火。”


Moira给他点上了烟,看着Charles满不在乎的神情,她稍微宽慰了一会儿,但随即又变得忧心忡忡。


“太危险了。”她焦虑地用手指敲着桌面:“Erik Lehnsherr的身边还是太危险了,这个男人异常的聪明而警觉……我回头去帮你弄把枪,Charles,给你防身用。”


“如果真的被发现了,一把枪有吗?”Charles反问道。


他看着Moira紧张而又抱歉的神情,不由得抿起嘴笑了。


“没事的。”他伸展着酸痛的四肢倚在身后的靠垫上,抬起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红肿的唇瓣。


“比起枪械,我有更有力的武器。”


 


 


 


TBC.



求问太太能不能把它做成海报?我想买个3幅从家里楼上拉到楼下

冯迈普:

这里也发一下完整版,感谢画下来一路支持的gn们-3-  

其实还欠了那套大红床的西装。。。日后补!!

这张最喜欢

冯迈普:

第10套。
基本都画完了,等会儿拼一下长条

【EC】【ABO】Mr Blue Collar

求太太继续写!!跪求!跪着求!

叁弎:

简单粗暴PWP,A(伪)工人万和O处优查。


灵感来自这张图:⁄(⁄ ⁄•⁄ω⁄•⁄ ⁄)⁄




然后,直接→ 点这里←

两个人衣服超级配&之后就可以酱酱酿酿了

教授的假发:

闻闻

--------------

删减片段喷了古龙水的教授真美TVT,忍不住摸个鱼

#EC#劳燕分飞(下)

啊爽

壮士一去兮:

劳燕分飞(下)


Hank指指门外说明自己还有事,就先行离开了。剩下Charles,Erik以及他的妻子Magda坐在沙发上,相顾无言。


最终还是Erik先开口,"Magda...我记得你还有事。"


Magda心知丈夫想支开自己,点点头离开了屋子。


"先生,你从没告诉我她也是吸血鬼。"Charles的神情有些凄凉。


"你去世之后,我才知道的,"Erik缓缓收紧手指,"你还有几天时间?"


"不多了,也就一两天。"Charles低下头。


"Fuck!"Erik一拳砸在沙发上,继而扳住他的肩膀,"这样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发抖。


"先生,先生,你活了这么久,连粗话都可以随便说出口了么。"Charles微笑着抚上Erik的手,"我们现在的体温好像差不多了,不过我比你冷点。"


Erik抽开手暗骂了一声,然后他突然开始亲吻Charles,他挑开他的牙关,吮吸他的舌尖,牙齿在轻轻磨动,品尝着甜美的味道。


他的仆人,他的男孩,他的Charles。


第一次见到这个仆人,Erik的眼睛就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他看着这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傻傻地笑,看着他因为提不动一桶水而气呼呼地骂,看着他一脸崇拜地喊自己先生,主人。


他开始遣散一些多嘴多舌的仆人,他要和Charles在一起,他要保护他。


他永远无法忘怀那段时光,他会在午后的阳光里温柔地教Charles下棋,他会把自己丰盛的食物推到Charles面前,微笑着接受这个少年受宠若惊的感谢,到后来,Charles一脸懵懂地被他占有,被他正式划为自己的所有物。Erik觉得,自己真的沦陷了。


Erik至今都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立刻杀了那个从窗外落荒而逃的好事之徒。事情很快败露了。


他本打算带着Charles去另一个地方生活,就在他正准备之时,Magda,他家的女佣,告诉了他一件不幸的事情。


他发了疯一般地冲进人群,他搂紧那略显瘦小的冰冷的身躯,他用颤抖的手抚摸Charles柔软的头发,他疯狂地亲吻他,但是没有任何回应。他的Charles被夺走了。


小镇当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不过没有人把它写进报纸,因为就连报馆也没有任何活人了。Erik坐在台阶上喘气,灰绿色的眼睛在如墨的夜色里黯淡无光。他呸了一口,把嘴里的鲜血吐掉,那不是他的血。Erik从来没觉得别人的血是这么恶心。


"对不起。"Erik双手抱头,脸痛苦得扭曲起来,"Charles,对不起。"


Charles眯起眼睛,含含糊糊地带出一句,"我爱你,Erik。我永远爱你。"


***


晚餐进行得很尴尬,四个人围坐在一起,不过除了Hank,其他人面前什么也没放。天啊,这真是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顿饭。Hank内心默默想着。我忘了这群怪物不吃东西。


"嗯,Charles,你知道的,我还是学生,我觉得我应该尽快回去,你......."Hank好不容易咽下一块牛肉,Magda的厨艺可真不咋地。


"Hank,拜托请你再等我一天好么,我明天下午就和你回去,然后再也不缠着你了。"Charles瘪了瘪嘴,做出恳求的表情。


Hank看了看正在痴迷地盯着Charles的Erik,有种只要稍微有一点忤逆Charles的地方就会小命不保的感觉。


"当然可以。"Hank微笑,然后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声。


***


"你知道吗,Hank带我来找你的时候......"Charles兴致盎然地坐在沙发上,一边比划一边讲述自己看见的东西。他的内容幼稚得像个小孩,但Erik还是听得很认真,只要这个人是Charles,他就觉得无比的满足。他看着Charles一开一合的小嘴,听着他时不时的轻笑,和那软糯的鼻音,觉得有生以来从没有一天这么幸福过。


Magda和Hank倚在一旁的墙壁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他有多爱Charles我是知道的。"Magda看着沙发上其乐融融的Charles和Erik,"他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我主动提出照顾他,他才答应的。我们从来就不像夫妻。"她苦笑几下。


"对于你来说可真是糟糕。"Hank不由得几分同情。


"反正今晚对于我来说还是那样,我依旧睡自己的房间。"Magda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走吧,我带你去客房。"


Hank点点头跟着Magda上楼了。


Erik伸手抚上Charles的脸,还是一样的柔滑,有细细的绒毛,只是没有了昔日的温度,他心里有几分凄凄。


"嘿。"Charles温柔地把他的手摘下,把Erik的头按进怀里,轻柔地安抚他,"答应我,明天过后,你别伤心。"


Erik比他高大不少,但是Charles就是想这么做,他把自己的头靠在Erik的头顶,蹭了蹭。


Erik有一瞬间想哭,他的思路千回百转,就是不敢触及明天的离别。本是揭衣戏水,他怕忽而跌入万丈汪洋。


他知道,Charles付出他的全部来见自己一面,代价是转瞬就灰飞烟灭,永远消失。


他根本不想接受这个事实,然而事实正以一种压迫性的姿态朝他走来。


***


"醒醒,醒醒。"Charles伸手拍了拍Erik的脸,"你压了我一个晚上,还好我不用呼吸,要不然估计已经窒息了。"


Erik一睁眼就看见Charles放大的可爱脸蛋,还有那扑闪着的蓝色眼睛,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他把Charles紧紧抱住,然后开始攻略城池。


"Erik!大早上的!嗯......"几声娇嗔。


Hank一大早的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而Magda还未起床。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Erik的卧室里有点动静。


缠绵够了之后Erik把Charles抱下床洗澡,又是一番嬉戏。


Charles穿上了Erik的白色衬衫,宽大得足以把大腿根部盖住。Erik看见Charles颈部那几条吓人的疤痕,心疼地摸上去。"疼么。"


Charles不以为意地笑笑,"很快就没知觉了,没什么的。"


......


这一天他们做了一次又一次,仿佛这能填补他们心中的空缺,一百多年的空白。


快到傍晚,他们正面对面坐着下棋。


Charles浑身都是Erik留下的痕迹,他撅了撅嘴,"这样好丑。"


Erik笑了笑,"一点都不丑,在我心中你这样最美。"


Charles笑着打了他一拳,"你得让着我。"他指了指棋盘。


"我什么时候让你输过了。"


Hank坐在客厅里写他的论文,他并不打算去打扰他们。听着房中传来的笑声,Hank却觉得有点心酸。


Charles正在考虑下一步棋的走法,忽然一阵晕眩。棋子掉在棋盘上不断滚动,他想按住棋子,却发现自己的手直接穿过了棋盘。


"时间到了。"Charles抬头看着Erik,"我该走了。"


"NO,Charles,别这样。"Erik站起来想拉住Charles,却发现已经是徒劳。


他的身子几乎是半透明的了。


"没想到我是这样子消失的,我还以为能再坐趟火车呢。"Charles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他强颜欢笑着走向Erik,"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很奇怪。"


Erik痛苦地捂住了双眼,到了这一步,他果然还是预料中这么无助。


"别伤心。"Charles开始化成金色的幻影。"Erik,你抬头看看我。"他的声音轻得几乎快听不见,"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Erik猛地抬起头,却只捕捉到夕阳金色的余晖,与Charles融为一体。


Fare well,Charles。


Fare well,Erik。




肝了一个晚上,自己写得有点想哭=


我是第一次写虐的啦,可能有点,功力不够啥的


关于吸血鬼的问题,你们就当Erik和Magda自带吸血鬼日记里的魔法戒指好啦hh